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纳兰狂徒 > 内容详情

绿叶倾诉(雨声声)第八章:翅膀受损

时间:2020-10-20来源:由仁义行网 -[收藏本文]

  没见老公回来,梅雪心里像凉水泼的一样,冷冰冰的,心自然是苦不堪言。两夜没怎么合眼,那眼圈也黑黝黝地,心想:老公工作真得就忙到这个层度,连妻子儿子特地来度假也顾不上一下。更有难言羞于其齿的是夫妻生活,也有近一年时间没在一起了,一个正常的男人,连最基本的夫妻生活也不需要?是生理出了问题?还是感情无法挽回?她现在开始真怀疑自己老公有了外遇。一丝淡淡的忧愁袭上心来,从林场家属们说话的眼神中,似乎隐隐约约看到大家有意地在梅雪面前隐瞒着什么,梅雪未曾放在心上。这样,梅雪也不指望老公带儿子去游湖了,明天就得回去,儿子也要上课了。想一想,只能今儿自己带着儿子游湖了。
  寂静了一夜的林场,在一群“吱吱喳喳”小鸟声中醒来,远处的山峦在云雾中若隐若现,像个调皮的小孩在跟你捉着迷藏,随着几声哨声响起,林场渐渐开始操声起来。
  大概六点多,林场的第一便口哨响起。梅雪昨日也不知,后一了解,才知,那第一便口哨是食堂冲开水时间,第二便为开饭时间。那口哨第一声,清脆有力,第二声像从高音区降到低音区,第三声哨,稍停了几秒钟,可能是在换口气吧,接着响起,便又是从低音区向高音区冲刺,用了吃奶的力气吹出,拖着长长颤抖的声音。这是饮事员外号叫“马大脸”老妇在叫家属们来打开水,她看还有人还没来打水,又用她那拙笨的粗野喉咙在吼:“打开颞叶癫小发作手术治疗?水哦!打,开水哦!”。那声音分明是撕破噪音在嚷。
  还真有用呢,一会便听到:“来了,来了。”说来了的人踏趿拖鞋,衣服撇开,头发乱糟糟,一定是刚从被窝中拈出,头顶几根毛发还正对着天空。
  马大脸又说:“胡秃子啊,你再不来,我可要对水了,别说我不讲情面哦,每次拖到最后,下回你不来,我就直接对水了。昨晚又做小偷去那?”老妇女才不管这里其它人,她照样撇着她那粗喉咙在口无遮拦。
  “是我不好,是我不好,下不为例,哈哈。”叫胡秃子的一张嬉皮笑脸。
  梅雪站在他前面立即觉得一股异味,直冲自己鼻孔而来,梅雪绉了绉眉宇,回头对他笑了笑,说:“胡科长,早。”
  “强夫人,你早啊!我是迟到了哦!”胡秃子客气地与梅雪说道。
  梅雪前面的一位家属打好了,是以帮着一起打,梅雪客气地:“谢谢了,不用,我自己来打。正准备拿水瓢打水,被胡秃子忙抢着过来:“我来打,我来打。”梅雪只好让他来。
  此时也就剩下梅雪和胡股长,胡股长神秘地关心说:“场长没回吗?”
  梅雪见他如此这般,反而大方地说:“他去工区了,没有呢。”
  梅雪拎起打好的水瓶道了一声:“谢谢!”便往回走去。没有想到,胡股长打好水,三步并着两脚跟着上来,低声低咕到:“强夫人,我不忍心你这样蒙在鼓里,场长前合肥癫痫病什么医院好天去工区后从鹭岛那边直接就去了T城。场里大家都知道的,只是不想让你知道摆了。”
  梅雪听到这里头脑突然向雷电避了一样,心下赶紧调整,脸色马上装得笑嘻嘻地说:“哦,他忙,恐怕另时有事情吧!谢谢你告诉我这些。多谢哦!我今天带儿子去玩湖,想去湖中心黄荆洲去看一看。不知场里可有车路过码头?”梅雪边走边说。
  “你去黄荆洲啊,那好啊,场里的双排坐路过码头,到时你跟车过去。我再给你打一个电话,那里现在是强场长的同学李明扬管辖范围,让李场长给你安排一下游玩。”
  “谢谢了,我跟游船过去就行,不用那么麻烦人家。”梅雪脑中没在意胡科长嘴里说些什么,只听到李明扬三个字,也没去都想。
  “不用客气再打电话了,胡股长,谢你这样关心我。”梅雪诚恳地说。
  “小梅啊,你也不必这样客气,我是知道你的,一个人在城里带着孩子是不容易的。”说这样话时,胡股长像是身有体会,又像是特别地了解梅雪。
  梅雪知道,胡股长与自己妻子离婚多年了,妻子是原来下放这里的知青,后来回城了,留下一个女儿,这样胡股长又当爹又当娘的将女儿拉扯大,现如今就读于县城一中学。在梅雪店里没有少吃过面条。
  这个早晨,梅雪的咽喉像是咔了一根鱼刺,咽不下,吐不出,本是两夜没有睡好的她,撑着身子回到屋内,看见儿子还在睡梦我侄子昨天突然的倒地不醒,而且全身还抽搐,这是怎么了?里,嘴角挂着一溜口水微笑着。看见可爱的儿子如此这搬,她那泪再也忍不住涌出眼眶。几天来,她明明知道老公是在有意思回避自己。可她还一个劲地在心底硬是说服自己,真是自欺欺人。
  想一想,自己的青春在一天一天的耗去,如今找工作受堵,夫妻感情这般田地,想一想自己一路走来,颠颠簸簸,每走一步,想三步,自己总是在与命运相抗衡。她将泪擦了擦,来到当年初恋时第一次与强松平挽手走在的那棵白玉兰树下,而今那树长的高大、茂密且旺盛,自己却寻不到当年树下一丝倩影,她不愿意在想下去。于是眺望远处,山峦起伏绵绵,山雾稀稀疏疏分布在天宇下,一轮朝霞从远处山岗上露出像刚出炉的铜盘的脸,熠熠生辉,将那包裹的晨雾和袅袅的炊烟,射向高空是无影无踪。
  一个生性自信,自强的人,无论生活多么的艰难和曲折,她都有着一颗阳光般的心。梅雪坚信:那阳光可以沐浴万物,就能去散心灵的阴霾,更能化去心底深处的冰块。这就是梅雪,一个与命运相搏,相抗衡的她,无论自己处在何种位置,何种情形之下她永远向上,永远面带阳光,面带微笑。
  随着太阳的颜色由桔红渐渐变成浅红再升华到鲜红!梅雪的心里也亮堂起来,她不会沉没夫妻感情的漩涡里不能自拔,她会在逆境中奋进。
  回到房中,将儿子叫了起来,儿子一听去玩湖,高兴的又蹦又跳,连着问:“妈妈,什么时候走啊苯妥英钠的不良反应有哪些?”
  “不急,吃过早饭,就带你去看湖。”
  “爸爸也去吗?”小军军望着妈妈的脸在问。
  “爸爸这几天开会去了,回来又要给军军带好多的书回来咯!还有好吃的咯!”梅雪编织着善良的谎言,尽找好听的说,讨好着儿子。
  将自己的行囊整理就绪,她只想带着儿子玩过湖之后直接回城去,不想再回到此地,于是将自己给老公买的衣服,平整地叠放在床头,拿起笔草草地写了几句留言,笔尖滑得纸屑擦擦直响。
  老公:你好!带儿特来团聚,原想一家人去景湖一游,得知你工作繁忙,无暇享受一家人玩湖的天伦之乐,实遗憾!我已带儿回城了。
  这是儿子第一次来这里。几天不见你的影子,儿子是天天念叨你“是不是爸爸不要我了?不要我们了?”雅嫩的心里揣着你这个父亲。做为妻子也许我在你眼里是一个不称职的好妻子,可我已经认识到了这一点,这些年对你关心不够,我会全心的改变自己。望你在外工作,多多保重身体,闲来之时,多一点想一想我们可爱的儿子。今天我站在当初你我发誓“今生要比翼双飞”白玉兰树下,心潮澎湃,要说的话很多。愿我俩永远携手展翅蓝天下。妻子留言。
  梅雪草草地断章取义留下便条。带儿子匆忙吃过早餐,跟身边的几位正在上班的职工打了一声招呼,便踏着顺路车向景湖而去。
  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