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回何敢死 > 内容详情

在初秋悄然降临,在深秋默然逝去的爱情

时间:2020-10-20来源:由仁义行网 -[收藏本文]

  转眼就是冬天来到这个世界即将满月的日子,我不得不细心地为自己的冬装购置行头,步步惊心播出之后的后遗症是爱上了那首叫做三寸天堂的曲子,一个人靠着树枝,仰着头看温暖冬季的日光,寻找我步入天堂的阶梯。
  
  叶子黄了又黄,最后还是逃不过飘落的命运,经过百转千回的等待,回首,最后还是擦肩而过,很多事,明明很努力,却终究回不到起点,有些人,明明想靠近,最后却总是越走越远了。
  
  2011年的我过的并不安稳,那些看似平常的日子里,有太多波折等着我踩上地雷的引线,被上帝的恶作剧伤的体无完肤,最后的我也只能苦笑着跟自己说,以后会好的,可是,谁能告诉我,要经过多少个以后之后,才能平安,健康的度过。
  
  枯萎的叶子在脚下踩着,和着泥泞的路等待来年的春天,那些渴盼雨水滋润的万物,等待的是冬雪的降临,我不知道,在它们冰封的地下,是否有谁的希望在这场雪花飘落的时候彻底的结束,化为无望。
  癫痫病的发作原因是什么?r>   羽绒服在初秋刚刚来袭的时候便上了身,怕冷的人总是比别人早一步感觉到寒冷的侵袭,带着没落的脚步走向没有踏足过的山林,任满山翠色,一丘荒凉伤了本就冰冷的心。
  
  水泥马路在冬天的时刻着上一身轻薄而透明的轻纱,每一步都伴随着冰块碎裂的声音,耳膜处透过那一声声清脆的嘎吱声,提醒着我那个崩裂的残酷事实,如我破碎的心,一点一点碎成飞舞的枯叶,凋零在深秋来临之际。
  
  又是一个圣诞节到来之际,约来朋友一起去人群中拥挤,热闹,才发现原来喧闹是别人的,内心的估计是那些吆喝声无法填满的孤寂。走出人群也就是走出窒息的闷热,走出泡沫般的喧哗也就是走出风吹就散的缘分。
  
  冬至节的我,努力地吃了半斤饺子,仿佛要把这些年所亏欠的一次性吃完,味蕾里充斥着西红柿鸡蛋的味道,我突然发现,原来西红柿和鸡蛋在一起,也不是那么糟糕的事情,原来这个世界曾经以为的都是假象的面具。
  
  元旦节了,没脑电图异常放电是什么原因人去处的人总是努力的去寻找能够躲避孤独的群体,似乎只有那样才能将身上那一层薄薄的寒冷驱除。山上飘来一阵又一阵的雪花,覆盖着整个山头,那一片银白的世界,有我看不到的伤。我走在看似圣洁的路途里,脚下是肮脏的交易,我努力不去看腐坏的落叶散发出阵阵糜烂的味道,我尽量去掩盖那些死亡的气息,我挣扎着不去关注无望的逝去。
  
  又一个眨眼的瞬间,春节就要来了,我看着身边的人为归途忙碌,我看着他们为了春节辛苦的劳碌,那份布满疲惫不堪的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幸福,每一条皱纹里都写满幸福的字样。排队买票的艰辛,大包小包的累赘都在推开门的那一刻化为乌有,我在他们的言谈中聆听幸福的声音,一点一点灌满耳膜的梦乡。
  
  我靠着一棵树,平视着前方,看春运来临之前游龙一样长的队伍在那个小小的售票厅里挤满,烟雾缭绕是吸烟者打发时间最有效最为喜欢的方式,但那股浓浓的尼古丁味道却让我的鼻腔有了厌恶的动作。手机是这个时候使用最为频繁的工作者,听歌,上网,癫痫病人能生孩子吗聊天,打电话,发信息,一边玩着手机一边傻笑。MP3里的音乐在这个时候是十分适宜的,摇头晃脑的多为此种人。书籍是不多的,但也有,那些小小的,黑色的方块字在此刻显得如此可爱,惹得人忍不住一阵偷笑。无聊的四处张望,跺脚的人也是有的,不多,大多是那些归家心切的农村人。
  
  我漫不经心的走过市区热闹的街道,从拥挤的人群里寻一处宽松的地方,安静的一个人坐在秋千上打发一天难以消磨的时光,天不太冷,风也不大,一个人想些事情最是舒适,若能发发呆,看看路边风景也是不错,心情低落的有些莫名。
  
  不知怎的,有了喝酒的欲望,一个人,一瓶酒,一间冰冷的屋子,一个寒冷的夜,一段无眠的时光,冰冷的红酒涩涩的味道,随着舌头乍起的姿态顺势滚落在喉咙深处,在胃蕾里掀起一场乌云密布的秋雨,冷冽,缠绵。
  
  沙滩上那鲜明而脆弱的三个字,是否在我离去的那一天,因一阵风的到来,就再也不见,一如逝去的爱情,深秋来了,冬天也就不远,北京治疗癫痫最好医院我们的感情抵抗不住寒冬的残酷,倒在它飘来的前一天,而那些温暖的言语也随着风,消失的再也不见。我的等待就像那一颗颗细细的朱砂,鲜红的刺目,刺痛我心头最柔软的地方,在你来的方向,溃败,在你离去的地方,绝望。
  
  沙尘是什么样的颜色我已经记不清了,细沙下的石头却是青灰色的,我的心一直低落在那三个字的最后一笔,却在一开始就已经心碎了,能说明多远的距离可以卸下它的重量,能承载多久的岁月可以洗去它的悲伤,不知,不知,唯有风吹沙入眼,迷失了最初朦胧的动容。
  
  2012的我,似乎偏财运很好,每次买彩票都会中奖,虽然不多,却总有收获,若能是在这初秋升起,深秋凋落的爱情也如它般幸运该有多好,我在心里暗想,也只是想想,不敢做其它太多的奢望。生活从来都是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我怎敢期望上帝会眷顾平凡如孤魂的我,在来年有太多暗喜的事,若能平安健康的度过这一年,已是最大的奢望,其它也只是身外之物,随缘而定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