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非修慝与 > 内容详情

飞一般的同居故事_故事

时间:2020-10-16来源:由仁义行网 -[收藏本文]

  一

  我和阿莲同住。

  确切地说是租阿莲的房子住。

  阿莲一年前离了婚。她的离婚财产是一幢三房两厅共130多平方米的房子和一部“大白鲨”摩托车。

  阿莲怕黑,她希望我与她同住。

  而我烦心父母的唠叨,他们老唠叨我为何还不嫁人,否则成了老姑娘。

  于是我决定与阿莲同住。

  但阿莲认为我不到三十岁是不会嫁人的。

  于是她把给我住的那一间房装上了电表,并声明那间房的电费由我负责。

  我认为很好。

  这样至少免了我们以后住久了产生矛盾,吵架时少了一件因素:为了可爱又可恶的金钱吵架。

  我索性告诉她干脆每月给她月租费,但是嘛,伙食费就不必了。

  与阿莲认识差不多十年,我知道她是不煮饭的,我呢?每天早上8点去上班,到晚上6点半才能回到家。而且,多吃些老娘煮的靓汤可以养颜。

  阿莲非常赞同。

  她说——真是个识做的好妹妹。

  我答——你不是早知道了吗?和阿莲同住,有不少的乐趣和烦恼。

  每次有男同事或男性朋友来找我,而我一天工作下来,再也不想出去了。

  所以我们必定是坐在客厅里聊天。

  如果刚好有两个男的来访,那么我们便是打拖拉机了。

  这时候阿莲当然是要参加的。

  于是阿莲会穿一件低胸T恤出现。

  当她俯身拿牌的时候,便露出了乳沟或半个乳房,如果我再盯着她看,她就会更加故意放低身子。

  于是每次男人们刚走,我就会责问她为何老是抢我的风头。

  阿莲振振有词地说——你也可以穿呀。谁叫你不穿?再说,我这是帮你考验那些男人呢。

  每次她都是这样说。

  再后来,我干脆对她的性感置之不理。

  二

  人家都说,结了婚的女人反而更加有魅力。

  我认为这是真的。以前青春的阿莲只是那种一眼看透的漂亮。现在的阿莲,是越来越有女人的美了。

  而且,我认为阿莲很幸福呢。

  我和阿莲原来有一个挺不错的单位。一年前单位突然宣布所有职工放长假,每月只领300元的生活费。那时我们真的是傻了。

  你想想,长期以来,我们都是过着一杯茶,一张报纸上下班的日子,根本就没有竞争的生活技能,现在突然下了岗,能干什么呢?而且,这时候,就像所有老套的故事一样,阿莲在海关工作的老公有了外遇,据说那个女人是本市某某大官的女儿,而阿莲的父母只是乡下某镇的普通工人,所以纵使阿莲多漂亮,阿莲老公也不要阿莲了。

  奇怪的是,阿莲很爽快地答应了。

  阿莲同意离婚的要求是:把原来他们两公婆住的那套房子给她,另外,帮她调入税局。所以,阿莲失业不到半年,就到税务局上班了。不过,也没了老公。其实是早就没了。

  阿莲很聪明吧。

  我对阿莲说,换了是我,我也宁愿先尝尝离婚的痛再离婚。

  阿莲说——是呀。他都要走了,我还挡他干吗?而且,他再也不和你过性生活了,我等于守活寡了。只要我有一份工作能养活自己,还怕什么以后?阿莲说的时候很伟大。我也频频点头。

  可是我知道阿莲离婚之后反而瘦了差不多十斤呢。

  后来,我应聘到了一份工作,就是在本市一家颇有名气的大型百货公司做文秘工作。

  又答应与阿莲同住,也许有了伴,阿莲不再寂寞了吧,她竟然又开始发胖了。

  这个时候,阿莲认识了周达。

  阿莲和周达认识是非常传统的。

  阿莲的姑妈介绍自己单位的一个科长给阿莲。那天晚上阿莲让我陪她去,我太累,不想去,又怕阿莲说我不支持她开始新生活,所以吓唬她——你不知道相亲的时候有一个大忌吗:就是不可以带比你漂亮的女同伴去的吗?万一那个科长看上我怎么办?阿莲盯了我好几眼,说——你哪点漂亮?每次和你出去,男人都是盯着我看,先问我要电话。

  我叹口气说:“阿莲,人家那是曲线追求我呢!”阿莲吱吱地笑起来(我觉得阿莲的笑像老鼠):“那你说说,为什么我比你早结婚两年,可你到现在连一个男朋友都没钓到呢?”我不理她,去冲凉。

  阿莲在浴室外叫开了:“你要是不陪我去,今晚你就别睡了。”臭阿莲,她每次都是这样,如果我不答应陪她逛街或喝茶,到了晚上十点钟我要睡觉时,她就会叫一大帮猪朋狗友来打牌,并且吵翻天,然后再从中介绍一个男朋友给我,烦我几天。

  我连澡也不洗了,披上浴巾就冲出来,冲阿莲说道:“好了,我听你的。不过到时科长看上我,你要哭也来不及了。”

  三

  出门的时候,阿莲说骑她的“大白鲨”去,我那部“木兰”就不用骑了,免得半路上我的老爷车子又死火,误了她的好事。

  这正合我心意。想想,我们这个海滨小城没什么“发达”的,只有摩托车最“发达”,每天上下班在摩托车堆里钻来钻去,好烦呵。

  我对她说——好,你要好好地开,否则我就不坐你的车,让那个科长单独送你回来。

  阿莲开起车来很狼。有时阿SIR会拦她的车,但她一加油门就冲过去了。#p#分页标题#e#

  有许多次我的车在半路上死火,呼她搭我回家吃饭(当然这时候她会顺便到我家混餐饭吃),就给她吓得不得了。换了我,一定会老老实实给阿SIR查证件。

  阿莲哇啦啦地笑起来——放心,我还怕半路上正巧给科长见到我骑车没淑女样呢!我们到了那儿的时候,阿莲的姑妈和一个男人已经等在那了。

  那是我市一家有名的大酒店。环境还可以吧。

  阿莲一踏进酒店门就对我低声说道:“你可不要卖弄风情哟?”我推了她一下,说:卖弄又怎么样?阿莲来不及再威胁我,她姑妈就向她招手了。

  说实话,第一眼看见周达,我就喜欢他了。

  我想阿莲也是一样。看她突然变得羞涩的表情就知道了。

  这是阿莲对喜欢的男人的表情,我认为是天生的。

  周达大概1.70米的个子,气质只是一般,但他的五官很好,特别是他的眼睛,有很长的睫毛,看你的时候,仿佛很怕羞,但仿佛又有些“色”。

  我突然觉得自己心跳加快了。

  这真的是我从来没有的感觉。

  不,念中学时有过一次,那是教我英语的老师第一次给我们上课的时候,我也是对他一见钟情呢。

  席上阿莲很静。

  我也很静。

  我是不知如何开口说话。因为阿莲才是主角。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周达也很静,只是微微笑地看着我们。

  阿莲的姑妈在不停地小孩癫痫发烧可以吃阿莫西林吗介绍双方的情况。

  我突然想回去了。

  在大家静默的一瞬间,我开口说自己突然感到肚子痛,想先回去。

  阿莲睁大眼睛看着我,半信半疑。阿莲的姑妈热心地伸只手过来摸摸我,问我痛得厉害吗?我点了点头,看看阿莲。

  阿莲知道我有肚子痛的老毛病,她说要送我回去。

  我忙站起来说:不用,不用。我请出租车,出了酒店门口就有车了。

  自己也顾不上礼貌,拉开椅子就走了。

  阿莲的姑妈在后面嚷道:到家了打个电话来。

  阿莲回来的时候,才十点多钟,我正对着电脑屏幕发呆。

  阿莲说:“我还担心你真的肚子痛,早早就回来了。你这家伙,原来骗我啊!”我懒洋洋地说:“早缓过来了。”然后装着在找什么资料握着“老鼠”一阵乱点。

  阿莲又吱吱地笑起来,说:“你也看上那小子了?”真不愧是老朋友。

  我点了点头,说:“看上有什么用?是介绍给你的呀!”阿莲很轻地叹了口气道:“如果他喜欢你,我没问题。想想,爱一个人确实很幸福,但是当发现他变心的时候,真的很痛苦。这个周达,可能是个多情种呢。你要不怕痛,让你上吧。”阿莲拍拍我的头,见我不说话,又说:“我把你的电话也给他了,看他先给谁打电话就行了。”

  四

  他会给我打电话吗?我不知道。

  而且,阿莲的相貌、身材真的没得挑剔。是真的,每次我和阿莲出街,男人们都盯着阿莲看。

  阿莲知道自己身材好,所以她常穿紧身衣或者低胸衣,就算再冷的天,她也要穿低胸衣。

  可是阿莲自己自愿给其他男人欣赏她美的一面,却不允许她以前的老公黄强看其他女人的胸部。

  但是黄强不仅看了,还看了许多其他的地方呢。

  阿莲便对我说黄强是天底下最令人讨厌的男人。

  我说这是男人的正常现象,他们都是这样令人沮丧。

  第二天刚上班,老板告诉我要马上随他和服装部的经理到广州出差。

  告诉老爹和老娘晚上不要煮我的饭后,想了想,又打了个电话给阿莲。

  阿莲哎呀呀地叫道:小八婆,刚才周达打电话给我了。我和他约好叫上几个朋友今晚在我那儿搞晚餐。跟你老板请假吧。

  瞧,他真的打电话给阿莲了。

  我有些没好气地说:“请什么假?说我‘小妹妹’来了,不方便出差呵?”阿莲说:“这么大脾气?那个真来了?呔,不跟你斗气。晚上几点回来?”我道:“谁知道呢?你好好钩他吧。”那边,老板看着我哈哈笑。然后跟旁边的主任说:女人的密码真是多呵。“小妹妹”是什么?我赶快放下了电话。

  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0点多了。

  打个电话给老爹老娘报平安,便直接回到我和阿莲住的地方了。

  在楼梯上,就听到了阿莲放大了的“吱吱”声。

  推开门,所有的人都看着我。

  原来又打起拖拉机了。

  周达果然在。

  还有另外两个男的,阿莲介绍说是周达的同事。

  我听到周达说道:听说你出差?我有些疲倦地坐到椅子上“嗯”了一声。

  阿莲扔过一张靠垫:快去冲凉。冲完了一起去吃夜宵。

  阿莲真幸福。

  在浴室里,我叹息地想。

  我真的有些妒忌她呢。

  我把脸趴近浴室的镜子——老天呀,怎么长了几粒“美丽痘”来了!看看,你妒忌人家有什么用嘛?!老天马上惩罚你了!我又叹息。突然,我想起了一件事。

  浴室里有个小小的窗口,可以看见整个客厅。

  这是阿莲结婚时要求装修师傅特意开的。她说,这样就是在冲凉的时候,也可以监视整个客厅了。

  阿莲的稀奇古怪就是我最爱她的地方吧。#p#分页标题#e#

  我偷偷地揿开那个小窗口。

  可惜只看到周达的侧面。

  他的侧面真的很不错。他正在望着桌上的牌,然后好像又看了看阿莲的胸口呢!阿莲和周达是“一家”。

  死阿莲,她又像以往一样穿那种衣服了。

  我哗地打开了水龙头,嘴里骂了一句:他妈的臭男人,真好色,不要也罢!

  五

  女人和女人之间有长久的友谊吗?据说是绝少有的。

  我也不知道别的女人是如何和自己的好友保持长久友谊的。

  阿莲没结婚前,我们是很融洽的。与阿莲同住后,我们就常吵架了。

  无非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比如我不陪她逛街或她不陪我逛街;她不肯拖地我不肯清洗卫生间。

  然后大家一连几个钟头不说话。

  突然之间不知因什么事又开始说话了。

  阿莲认为我俩是典型的小女人,又小气又爱嫉妒。

  是就是呗,认了又不会死人,所以我也不反对她的观点。

  所以那天晚上我没和阿莲、周达他们去宵夜。

  因为刚跑了长途,有些累,所以阿莲是几点回来的我也不知道。

  晚上回到我们的窝,阿莲早已打扮得漂漂亮亮地半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了。

  我问:怎么,你的心上人今晚约你去浪漫呀?阿莲用媚媚的声调说:是呀,你去不去?我白了她一眼:你不嫌我烦我就去。

  她笑眯眯地看着我不说话。

  又突然蹦出了一句让我欢喜又让我怀疑的话来:“小八婆,其实周达看上的是你呀。”有时候阿莲总是说些令你不知是真是假的话,逗人开心。

  我说:好呀,这证明我比你有魅力呀。

  阿莲吱吱地笑起来:所以今晚我要逗逗他。

  这时门铃响了起来。阿莲示意我去开门。

  我没动,让她自己去开。

  就是,她自己的心上人,我干吗去献殷勤?阿莲白了我一眼,得答得答去开门了。我这才注意到,这女人,在家还穿着高跟鞋呢。

  周达进来的时候,我礼貌上招呼了他一下,坐在沙发上没动。

  周达直直地走到我面前,居高临下地说:小李,我想约你和阿莲去喝茶。

  “啊?不不不,我不去了,你们去吧。”我一下坐直了身子,慌乱地摇头。

  阿莲接腔了:周达,不如我们就在家里坐坐嘛。

  我相信阿莲一定是世界上除了什么玛丽莲之外最风骚的女人了。

  她招呼周达坐下之后,就近坐在他旁边,坐下的时候,撩了撩她的黑色长裙,结果她半个大腿就露出来了,见我盯着她看,还意味深长地朝我笑了笑。

  难道阿莲说的是真的?他应该约阿莲单独出动呀。对了,一定是见我在家,出于礼貌也一起约我吧。

  我心烦意乱地想着。

  阿莲和周达早已聊开了颠痫病的病因是什么。看他们细声细气地说话,还真的有些像情人。

  我真是笨蛋,算了,回我的窝打电脑吧。

  我刚要开口说话,阿莲突然停止和周达的话题,从周达面前伸过身子,拿周达身边的坐垫,这样,就连我也看见阿莲的“佳作”了,而周达,从他的角度看去,一定是一览无遗了。

  呵,臭阿莲,八婆阿莲,这回你可真有魅力了。

  阿莲笑眯眯地叫了我一声。

  我才不跟她气,再说也没理由生气呀,所以我向她竖起了大拇指。

  周达看见,用疑问的眼神看着我。

  我忙指了指电视,说:哎呀,这个片子真棒呀!电视的画面,是本市一个烂烂的广告片。

  六

  周达说:很一般,不是很好。

  ——咦,这家伙,又在搞什么名堂?周达没有顺势附和我的口吻,倒是让我有些奇怪。

  又一想,当然了,他不必讨好我嘛。

  不过,他要是真的想追阿莲,就应该先讨好阿莲身边的姐妹才行呀。

  我侧了侧头仔细看了他一眼。

  周达见我看他,仿佛受了鼓舞似的,又问:小李,平时你有什么爱好?这家伙,进来十多分钟了,这是对我说的第三句话。

  以我本人的经验,我认为这是男人想向女人套近乎的一个“伎俩”。

  我看了看阿莲,阿莲笑眯眯的。

  好吧,那我就不客气了,试试今晚谁能套住这只“色狼”。

  于是,我和周达就聊开了。

  阿莲把身子嘭的一声往后靠,朝我伸了伸舌头。

  这是我和周达认识以来说话最多的一次吧。

  对他说话时,我常禁不住去看他的眼睛。

  我觉得他的眼睛很迷人。是真的,是我见到的男人中最能让我心动的一个男人。

  有那么两三次,他大概被我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了,伸手去拿桌面上的杯,我看见他的手都有些颤抖了。

  阿莲不停地把电视频道换来换去,时不时插上一两句。

  突然,阿莲提议我们说说自己的恋爱史。

  她提议周达先说。

  周达笑笑说:说起我的恋爱史,长着呢。不过,照我的想法,已经过去了的感情,还是别提为好。

  他的这句话,我倒是赞同的。

  所以当周达把目光投向我,似在征询我的赞同时,我点了点头。

  可是阿莲说:提提有什么关系嘛?难道你有对不起她的事吗?一瞬间我有种冲动,想知道周达的感情生活是如何的。#p#分页标题#e#

  周达二十九岁了,以他自身的条件,一定谈过不少的女朋友吧。而且,而且说不定正如阿莲说的那样,他不会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以前女友的事,才不肯说的吧?所以我也说:对呵,反正今晚难得大家清闲,说来听听也好呵。

  “我曾经非常爱过一个女子,我们拍了三年的拖,但是后来,就像所有老套的故事一样,她的父母因为我们的八字不合而不同意我们结婚,而且那时我只是银行里的一个储蓄员,也没房子。后来,她听父母的话,嫁了别人。”周达的恋爱史就这样简单地说完了。

  我和阿莲互相看了看,阿莲问:完了,就这样完了?周达微微一笑,手一摊说:是呀,所以现在要靠相亲找对象。他后面的话逗得我笑了起来,周达看着我不说话了。我有些不好意思地闭了嘴。

  阿莲也笑了起来,她问:好吧,那么老实说,你和她有过那种关系吗?有的时候,我觉得阿莲是个很大胆的女人,虽然她非常怕黑,但是自从她结婚之后,在男人面前说话,就常常让你又好气又好笑了。

  周达有些难为情地摇摇头:没有没有。

  阿莲又说:开玩笑,三年拍拖没有性关系呵?别骗人了,大家又不是小孩子。

  七

  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场面:周达不停地搓手,阿莲和我都眼盯盯看着他,我想,那时周达心里一定非常尴尬,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

  后来我开口道:阿莲你真八婆,人家周达又不是你的什么人,干吗问得这么清楚?阿莲冲我嘟嘟嘴。

  那个晚上,我和阿莲都没兴趣再套周达了。

  后来,还是阿莲提意多CALL一个朋友来打牌,所以晚上就这样被消磨了。

  以后差不多一连半个月,周达都会拜访。

  有时他“单刀赴会”,有时会和他的同事一起来。

  阿莲仿佛是打了羊胎素似的,整个人变得又娇艳又青春了,至少在我的眼里是这样的。

  有时我们会一起打牌,但如果没凑齐一桌,我们三人只是聊聊天。

  许多的时候我只是听阿莲和周达说话,有时看见他们聊得正浓,我自己会跟他们打声招呼就进自己的房间了。

  其实我也很想出去逛逛,但是晚上我是极少出去逛的,除非和阿莲。不过,如果我把房门一关,周达和阿莲干什么都可以了。

  可是,只要我在自己的房间呆上不到半个钟头,阿莲就会在客厅叫嚷我快出来了。

  你相信当你对着一个本来就不太喜欢的人,因为日日相对,慢慢培养出了对他的爱意的吗?但是周达本来就是我喜欢的人呀,所以我发现自己真的已经很喜欢他了。

  但是阿莲——以前我和阿莲最讨厌看日本连续剧,因为里面都是些三角恋的故事。

  比如,好朋友爱上自己的男朋友或老公之类。

  阿莲说:真是无聊透了。男人只要和某个女人谈恋爱,首先想到的就是如何去占有她的肉体。男人们都是这样,干吗让他们以为自己是个宝,为了他们伤了姐妹情。

  对阿莲的观点,我毫无意见,因此我们只要看到是日本片,坚决转台。

  但是阿莲——我想阿莲也一定爱上周达了吧。

  因为当我再借故到自己房间的时候,阿莲开始不再大声喊我——锦呀,快出来吧,躲在里面做什么?!虽然我们还是像以往一样亲密。

  但我不要什么三角恋,我只喜欢纯粹的爱。

  我想阿莲一定也是的。

  “如果能够好好地爱一个男人并且一生都被他所爱,如果老天能够让我们都可以毫无顾虑地做自己想要做的事,这一生一定很幸福吧?”这是阿莲在和黄强离婚时对我说的。

  有的时候,我喜欢阿莲能够说出一些我想要说的话,因此这是我们能够成为长期朋友的原因之一吧。

  周达到底是怎么想的呢?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自从他认识我们这一个月来,差不多每晚都来阿莲家,至于我出差的时候他和阿莲会怎么样,我不想问而且也不问。

  但阿莲也许看出了我的心思,笑着说:我当然喜欢他,但他没向我表示呀。所以你放心好了,他和我只是好朋友罢了。

  我相信阿莲说的。

  但是有时我觉得阿莲仿佛瞒着我一些什么吧。

  八

  凡是节日一定是每个商家最忙的时候吧。

  百货公司决定国庆节在楼前的空地上搞个大型的促销长春哪个医院治癫痫病靠谱活动,本来就有开会瘾的老板这回更加上瘾了。

  每天中12点下了班,趁着商场各部长交接的时候,便召集开会,一开就是一个钟头,开完会,等大家匆忙吃完中饭,下午的上班时间又到了。晚上下班了又是开会。

  那段时间,晚上回来,和阿莲周达照个面,洗完澡,我就回到自己的房间呼呼大睡了。

  偶尔我会和阿莲、周达说几句话,但是我发现自己已经有些和他们不融洽了。

  而阿莲和周达,在我的眼里,他们是越来越相衬了。

  周达一定是爱阿莲的吧。

  九

  国庆节终于结束了。

  这天晚上,我值班。

  公司规定办公室人员每人每个星期都要值班一晚。这是我最为讨厌的。

  别的女同事值晚班,都有丈夫接送,我嘛,只有阿莲。

  以前阿莲常陪我值班,她呢,可以到各个商场转转,甜言蜜语一番,不用我出面,她就可以打折买到东西了。#p#分页标题#e#

  因此她每次买到便宜又好的货时,便得意她的交际不得了。

  我笑她才是真正的小八婆,她说——不,你是,而我是美八婆。

  后来,是周达和阿莲接我下晚班。

  我站在公司前东张西望时,周达远远地向我走来了。

  我问:阿莲呢?周达依旧像往常笑眯眯地说:阿莲打电话给我说她们单位晚上聚餐,让我接你下班。

  秋天的风是有些凉意了。

  我坐在周达的摩托车后座,感觉有些奇妙。

  周达问:我们去对面的西餐厅坐坐吧?我忙说:算了吧,我不会吃西餐,去那里会出丑的。

  我听到周达笑了。

  他说:“没关系。只是图那儿的环境比较清静,一起去吧!”其实根本不用等我出声,周达已经照他所想的去做了。

  餐厅里有一首歌隐约地飘着,是一首我没听过的歌。

  有一段时间,我和周达仿佛都不知说什么好。

  周达只是不停地说些不着边际的话,我只是默默地听。

  突然周达拿出一个盒子,递到我面前,说:送给你。

  我惊讶地问:为什么要送我礼物?国庆节已经过了。

  周达有些支吾地说:我是看你好像没有手表,那天经过你上班的百货公司,进去逛了逛,看见这只表比较适合你,所以就买下了。

  周达把盒子推到我面前,我没动,看着他说:不行的,你送给阿莲吧。

  周达急急忙地说:我知道你一定误会我和阿莲了。其实第一眼见到你,我真的就喜欢你了。难道你感觉不到吗?我只是低着头不说话。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拿起了盒子,仿佛没听到他刚才的话问他:听说送手表给异性有些不吉利,你不知道?周达微微张了张嘴说:有这回事吗?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见到他的样子,我笑了起来——好吧,我就收下吧,当做是你补送的国庆礼。时间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要不,阿莲回来见我们还没回家,一定急坏了。

  有的时候,我想我一定是个很笨的人吧。

  明明喜欢一个人,但是又总是前怕狼后怕虎似的不敢大胆地喜欢他。

  一路上我们极少说话,快到家时,远远地就看见阳台仿佛有个身影站着,我想那一定是阿莲。

  周达可能也看见了,他停下了车,直直地站在我的面前,不说一句话。

  而我,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是低头不语。

  突然,我就在周达的怀里了。是我扑进他的怀中,还是他先拥抱我,我已经记不清了,我只记得周达在我耳边不停地说的话——爱我吧,爱我吧,爱我吧……我紧紧地抱住他,只是不说话。

  那一刻,我愿意他永远就这样不停地说下去,不停地说下去。

  迷糊中,我听到一个脆脆的小女孩的声音在说—妈妈快看呀,妈妈快看呀。

  我惊醒过来,一下子推开周达,低声说道:我要回去了。

  抛下他,我一路小跑地走了。

  回到家,阿莲已经在沙发上端坐了。

  阿莲叫了我一声,我站在走廊上看着她。

  阿莲说:是他送你回来吗?我点了点头。

  阿莲看着我的脸不说话,我也看着她,最后,还是阿莲说了话,她说:我发觉自己也好喜欢他了,你说,怎么办呢?我突然觉得好疲倦,我坐下来,说:嗨,你喜欢就喜欢嘛,还不快施展你的魅力去套他。他又不喜欢我,问我怎么办干吗?阿莲摇了摇头,道:别骗我了,我知道他喜欢你。但是我们打个赌好不好?当我们发觉自己爱一个人的时候,总是想证实对方是否爱自己或者爱自己有多深时,是不是会做出许多傻事来呢?第二天刚上班,周达就打来电话了。

  他问我晚上有空吗?我答要出差。这次出差要第二天才能回来。

  周达说:我现在就在你们公司楼下,我想看看你,你下来好吗?我犹豫了片刻,说:不行呀,等下我还要参加一个会议,然后就出差了,明天好不好?我听见周达轻轻的叹息声,他说好的,多保重。

  放下电话的时候,我的心里也在说:你也多保重,周达。

  十

  我心烦意乱地待在卫生间里,几次想走出去对阿莲说:我们不赌了吧?可是还是没有。是真的,我真的想像阿莲说的那样,趁自己感情还没有很深地投入时,看一看所爱的人是真的像自己所想的那样吗,不是很好吗?!!然后我听见门铃响了。

  周达的声音在说:阿莲,这么急打电话给我,到底怎么了。

  然后是阿莲的声音:我只是有些不舒服,没什么。

  我打开了卫生间的那个小窗。

  周达坐在阿莲的身边,阿莲只是在不停地揉着额头。

  周达趋身向前,我想他也许是想看看阿莲是否不舒服吧,就在这时,阿莲一下子抱住了周达。

  我看见阿莲抓着周达的手,把他的手引向自己的胸口。

  而周达,仿佛是不会动弹了,就这样任由阿莲抓着他的手。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流出来了,只是呆呆地站在卫生间里,脑里什么也没有似的,说不出话来。

  我眼睁睁地看着周达和阿莲的一切。

  我看见周达开始主动去解阿莲的衣服,我看见周达……也许是过了一个世纪吧,我听见阿莲说:李锦在卫生间。

  我不停地退后,想找个地方钻下去。#p#分页标题#e#

  周达在外面不停地打着门,叫着我的名字,可是我没应他。

  然后,那门不知怎么回事就给周达弄开了。

  周达站在我面前,他的皮带长长地伸了出来,我只是看见他惊讶、迷茫的脸。

  也许这是我一生中最荒唐的一件事。

  许久之后我回想起来,只是想:我只是太自卑了,永远都没有阿莲那样的自信,永远只以为自己是个太普通的女人,不可能长久让一个男人爱自己。

  但是,说真的,又有哪一个人能永远去爱除了父母兄妹之外的人呢?我不武汉癫痫病公立医院知道。

  十一

  那天晚上,周达亲眼看见我真的在卫生间里之后,他不说一句话就走了。

  我镇定下来,走到客厅,对仍躺在客厅里的阿莲说:阿莲,你真厉害,换了是我,周达一定不会这样做了。

  阿莲没有说话。

  以后周达偶尔在阿莲这儿过夜。但是我装作不知。

  我和周达上班时间是一样的,而阿莲则轻松多了,所以有时她早上8点半才开始起身。

  有一天早晨我在客厅碰上周达,我觉得不自然,而周达是什么感觉呢,我不知道。

  从那一天起,周达开始和阿莲同居了。

  每次晚上我回到阿莲那儿,看见他们的亲密,总有种让我说不出的心酸。

  我想周达一定没有跟阿莲说他送我回家的细节吧。阿莲也不问我。

  不说是对的。我想。

  我发现我对阿莲仿佛越来越陌生了。

  可是阿莲始终如一地对我。

  然后我迷上了做网页。

  有好几次,或许在周达睡觉的时候,阿莲会敲开我的门,只是默默地看着我做网页,我们只是说些寻常话,可是每次阿莲要告辞的时候,总是摸摸我的手,仿佛欲言又止。

  我害怕,所以装作不知道。

  而有的时候,也许是阿莲睡熟时,我听见周达在客厅的咳嗽声以及他走来走去的拖鞋声。

  在阿莲和周达同居一个星期后的一个晚上,趁着周达还没来阿莲这儿“报到”时,我终于对阿莲说我要搬回家,因为她已经有了伴,我在里面不太妥当。

  阿莲看了我一会,只说,好,什么时候搬呢?阿莲如此答应我,是我意料之中又意料之外的。

  我告诉阿莲等明天我向公司请半天假就搬。

  然后我们长久沉默着。在看一套韩国片。

  阿莲突然说:我和周达是不会长久的。

  我吃惊地问:为什么?他对你很好呀!阿莲笑了笑说:好不代表爱呀。

  我说:那有什么关系。你自己都说男人都是差不多一样的嘛,只要看得顺眼就行了。

  阿莲不答我,隔了一会她说:李锦,我可能怀孕了。你陪我到隔壁市医院看看好不好,这样没什么人知道。

  我急了,那你们快结婚呀。

  阿莲说:不,我不要和周达结婚。

  为什么?阿莲突然大声说:你不知道吗?你很会装呀,你当然知道。

  那个时候,我的心里一下子涌上许多滋味,我也提高了声量大声嚷道:你知道为什么和我打赌?!为什么???我看见阿莲的眼泪流了出来——那么为什么你要答应我?你自卑,你没出息,爱他又不敢说,但我可以做到!你不知道他在报复你吗?我知道,所以我不要和他结婚!我站在厅里,说不出话来,像阿莲一样,你看我,我看你地流泪。

  就在这时,周达来了。

  十二

  有许多看似牢不可破的感情,常常会因为一点点某些不值得的人或事而崩溃。

  在我看来,为了周达,我和阿莲产生这样的局面,是多么不值得。

  如果有人能预测未来,我愿意那天晚上不陪阿莲去相亲。

  我也愿意一生中从来就没有认识过阿莲,这样就没有太多的痛。

  但是,认识阿莲,却真的是我一生中最好的事情。

  第二天早上,老板吩咐我马上随他到湛江出差。

  临上车的时候,我接到了阿莲的电话。

  阿莲说:李锦,昨晚对不起。

  我说:没什么的。

  阿莲又说:你今天有空吗?陪我到某某市医院好不好?我不要这个孩子。

  我一下子激动起来,说——不,不行。我不会陪你去的。如果周达不和你结婚,我一定让他好看!阿莲在电话那边叫道:我想你不会陪我去的,你这样说我真的很高兴。其实昨晚我和周达约好了,如果你不陪我去,让他陪我去,他同意了。

  我的心不停地往下沉,我关了电话。

  周达,多么令我失望的一个男人呵!那一个白天,我不愿接听任何电话,后来索性关了它。

  老板和我开玩笑,问是不是生男朋友的气,不肯接电话。

  和老板从湛江回来时,已是下午六点了。

  我推说家里有些事,不和同事吃晚饭了,便回到家里吃饭。

  刚进家,妹妹就冲我嚷道:听说阿莲出事了。今天中午她和男朋友到某某市去玩,刚出市区不远,就发生车祸了。老爹老娘刚听说,去医院看阿莲了。

  我骑着车飞一般地冲向医院,再也顾不上阿SIR查车了。

  在医院的大厅里,我见到了老娘老爹。

  老娘正在哭,我冲过去问她:怎么了?怎么了?阿莲没事吧?老娘抱住我,说:医生抢救了好几个钟头,阿莲刚走了。#p#分页标题#e#

  我问:她回家了,这么快就好了?老娘只是不说话。只是在哭。

  我突然明白过来,一下子瘫在老娘怀里,想哭哭不出,想喊也喊不出,只是在说:阿莲,我要看阿莲。

  十三

  我看见阿莲静静地躺在那儿,我看见许多人在她身边,我看见,我好像只看见阿莲一个人躺在床上。

  我握住阿莲的手,觉得她的手好冷呵。就像我当时的心。

  我叫她:阿莲,阿莲,阿莲,可是阿莲不像往常一样应我:小八婆,干吗?我不停地掉眼泪。

  然后,我看见周达。

  他一脸的泪水看着我。

  我顺手拿起皮包砸向他,冲过去又哭又骂。干吗不是你去死?你去死吧!你去死吧……“我们之所以爱一个人,是因为我们认为那个人具有我们所尊重的品质。”我不记得这句话是谁说的,总之好像是个名人吧。

  阿莲真的是我最好的朋友。

  虽然她爱在男人面前摆风情,但我知道她每一次的恋爱,看似随随便便,其实她真的爱得又深又苦。

  可是,男人们总爱误会她的意念,总爱一次次地辜负她。

  我搬回家里住了。

  那几天,我只是在家不停地睡呀睡,老娘把买菜的任务交给老爹,就在家里陪着我,他们谁也不跟我提阿莲。

  可是我好想跟人说话。

  很想说我真的很爱阿莲,我真的很对不起她。

  可是没人跟我提她。

  后来,我开始在晚上上网。

  以前,我从来不在晚上上网的,因为有阿莲的时候,我们有不少的牌局或娱乐,即使只是在家里看电视,两人也可以斗嘴仗。

  我再也没有看到周达了。

  两个月后,我听说周达结婚了。

  他结婚的那天,我站在街拐角,看着他和新娘站在门口迎宾。

  我托一个相熟的小孩子,把周达送我的那块手表用报纸包起来,给他送回去,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