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请学为圃 > 内容详情

远嫁的女儿被家暴,看到血淋淋的那一幕父母才惊醒!_经典美文

时间:2020-10-16来源:由仁义行网 -[收藏本文]

  

  《七年之痒》第九集

  ▼

  点蓝字目录直达故事

  第一集:婆婆把用过的大姨妈纸巾扔在了我的脸上!

  第二集:我怀疑,丈夫嫖了自己大哥的女儿。

  第三集:婆婆当着我的面,给小三儿洗内裤

  第四集:他差点‘啪’死我!

  第五集:她穿着三点式,给我老公跳舞

  第六集:无助,他一天‘啪’了我好几次

  第七集:婆婆逼我给野花下跪!

  第八集:实录:老公当着小三儿的面,对我进行家庭暴力!

  王康简直就是一个疯子,此刻的柳依依形同一具皮囊,浑身已经疼得说不出话来,脑袋也麻木了,任由他摆布着。

  三个孩子哭成了一锅粥,石小花心里虽气,却也见不得这血腥的场面了。抱着三个孩子的脸,捂住了三个孩子的眼睛,一边训斥儿子,“你这个没德行的!不要吓到孩子!赶紧住手吧!”

  刘小妹儿装作附和着石小花道,“是啊是啊,快算了。不要吵了。”

  王康听到石小花的劝解,好像如大梦初醒,才从这暴虐中回过神来。而柳依依的脸也被揍得没了人样。

  王康刚刚就像是中邪了,柳依依像只软弱无力的布偶,一下子从他的手中滑落下去。瘫在地上。

  他回过神来,看着瘫在地上的老婆懊悔不已地跪在她面前说,“对不起老婆!我刚刚太暴躁了!我这是做了什么啊?”

  柳依依强忍着身上的疼,用两只手勉强撑起了身子,抹了抹嘴角的血说,“离婚吧,这就是离婚的证据!”

  说完了这话,柳依依因为刚刚脑袋被一下下磕在墙上,造成了脑震荡加上惊吓,而昏了过去……

  再醒来的柳依依脑袋上,还有脸上都被包了纱布,刚刚被意识唤醒的身体如同被一根粗粗的绳子五花大绑地绑住了身体一样,僵、疼,疼得撕心癫痫病遗传吗裂肺的。

  她的眼神都是迷糊的,醒来就喊,“孩子呢?我的孩子呢?我怎么能躺在医院里呢?我的孩子没人看!”

  已经在她的病床前守了一天一夜的丈夫王康,瞬间醒过来,抓住她的手说,“你别担心,孩子我妈和小妹儿照顾着呢,孩子都好着呢。”

  柳依依好似做了一场噩梦,醒来还能看见这个恶魔,对于她来说是一种折磨!

  “你怎么还在这儿?你该死!”

  王康已经恢复了正常人的意识,噗通一下跪在了柳依依的面前,啪啪给了自己两巴掌说,“不敢祈求你的原谅,只求你先把身体养好了,离婚的事情等你好了再说!”

  “去你妈的!你这个伪君子!还在跟我使拖延法吗?结婚七八年的时间,我为你默默付出所做的一切都没有怨言。以前我也是风光的,我变成一个黄脸婆还不是为了你!你现在倒好,把一个和你没有关系的小丫头弄到你的生活中,我只是发表了一下意见,你动不动就要给我一巴掌,还让我给刘小妹儿下跪!现在倒好,直接发展成家暴了!我还跟你过什么啊?离婚!没有可以商量的余地!”

  王康这会儿又能说什么?只能缩着头装王八。

  “当时我是被你唠叨的失去理智了,我是不想离婚的,你又不是看不出来!干嘛还要咄咄逼人地激化矛盾呢?”

  “不想离婚你说那种话干嘛?威胁我吗?要是这样的话,我更不能跟你了!你作威作福的样子,我看不惯,夫妻又怎么样?我不可能总是忍着你!”

  王康这厚颜无耻的招儿一旦使出来,天王老子也拿他没有办法。更何况一个势单力薄娘家不在这个城市的柳依依!

  他站起来,反倒一脸严肃地说,“你想离婚是不可能的。孩子不能没有妈!”

  说罢,王康揣着口袋朝病房外走去,去叫护士了。

  柳依依认为这种时候,她势单力薄,绝对不能让王康和婆婆继续骑在自己的脖子上拉屎了。一向不爱麻烦父母的柳依依,掏出了手机,拨通了娘家的电话……

  柳依依虽然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人家的孩子,父母也是小城怎样医治癫痫市的人,眼界却不是小市民的眼界。这些年柳依依一心在家相夫教子,对王康一心一意,无条件地舍弃自我的付出,全都是背后父母的教导。

  柳依依的父母是双职工教师,父亲柳先生是当地著名的语文老师。可能柳家人的脾气比较好,就被亲家一家人视为了软弱吧?

  柳依依的父母连夜赶到女儿、女婿生活的‘所谓的大城市’来到医院后,看见女儿被女婿打得鼻青脸肿,差点哭晕了过去!

  柳妈妈抱着女儿委屈地说,“当初就说不让你远嫁。现在倒好,在外面受了委屈,当妈的想来还要坐上几个小时的火车!我终于知道这些年我问你什么,你都说好好好了!你只是报喜不报忧罢了!你告诉我,这个丧良心的男人打了你多少次了?”

  柳妈妈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咬着牙根好像不治了这个女婿誓不罢休!

  王康和石小花站在一旁,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石小花只觉得脸上如同升起了一片火烧云连脸蛋带脖子一块红了起来!

  “亲家母。这都是误会,小年轻的吵吵闹闹正常我们康儿这次做错了,我们跟您赔不是!”

  “就是妈,千错万错全是我的错!我这次畜生了!下次再也不敢了!”王康急忙说。

  “再也不敢了?听你这话音儿,你还想绑着我闺女不放吗?我们要对法庭提起诉讼,要告你们,我们要离婚!跟着一个暴徒过日子,我女儿的命还不得早晚搭在你家?!”

  柳爸爸站在一旁,看着女儿这鼻青脸肿的样子,早已经心疼得说不出话来。柳爸爸生性随和的一个人,都忍不住骂起大街了。

  “王康你这个王八蛋,当初娶依依的时候你是怎么跟我保证的?说一定会好好照顾依依!”

  柳依依听着老爸都被逼成这样,抱着她妈委屈地哭了起来。

  “离婚!想过?门儿都没有了!”

  柳爸爸当机立断,说出这狠话。王康跪在岳父面前苦苦央求,“爸,您再给我一次机会行不行!我那天真像是中邪了,失去理智了。可我真的后悔了!”

  “少拿这邪魔歪道的话来说辞!你就是在外面宝鸡治癫痫医院有哪些有人了,觉得我闺女是个黄脸婆了!不好看了!你们这种人我见的多了,仗着自己一路畅通,什么为非作歹的事儿不敢干?是不是我闺女戳到你什么痛处了?你才下这死手的?”

  “爸,我真没有……”

  “滚出去!你们都滚出去!我看见你就恶心!来气!”

  柳爸爸将王家母子赶出了病房,石小花见着亲家母亲家公真动了气,知道这火烧眉毛了,才知道着急。

  王康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回到家,看着三个哭哭啼啼的孩子,躁火一下子又拱上了头。刘小妹儿负责在家帮他们照看孩子,任由三个孩子自生自灭,她却坐在一旁玩儿手机。

  “你怎么给看孩子的?三个孩子都在哭。”

  王康一脸不耐烦地斥责着小妹儿,小妹儿看见小叔叔回来,立马将手机掖回口袋里,讨好地说,“孩子刚哭,您就回来了。这大半天的时间,一直玩儿的挺好的。”

  “就是,小妹儿看孩子自信着呢,不许你这么教训她!”石小花说。

  王康斜睨了小妹儿一眼,疑狐地问,“跟谁聊天儿呢?”

  “没有啊小叔叔,你不让我和小蔡联系,我不敢联系的。只是一个普通的朋友,您要不要看一下?”

  小妹儿羞羞地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走到王康面前递到他手边,眼神期盼着他能检查自己的手机一样。

  王康转过身去,不耐烦地说,“你爱和谁聊和谁聊。关我什么事儿啊?”

  “小叔叔,我想让您管着我,您管着我,我心里还踏实呢!”

  刘小妹儿这什么意思?摆明在跟自己的长辈撒娇啊!她毕竟是二十多岁的人了,跟儿子这样腻腻歪歪地撒娇,还真让石小花觉得尴尬了。

  石小花不尴不尬地说,“你小叔叔烦着呢!咱们带着三个孩子去你那儿吧?”

  “为什么啊?我小阿姨又不在家,我不能在这儿吗?”

  “这关你小阿姨在家不在家什么事儿啊?我的意思是,王康累了,烦了。咱们上楼去,让他自己清净一下。你小阿姨娘家父母来了要跟王康离婚。”合肥重点的羊癫疯医院p>

  “妈!你跟一个小女孩儿说这些干嘛?”王康觉得她妈话多了,阻止着!

  小妹儿却满嘴无所谓,对此事点评道,“现在离婚不是常事儿吗?离婚是我小叔叔先提出来的啊,两个人没有感情了,勉强维持又有什么意思?”

  王康怒视了小妹儿一眼,那口气也硬气了起来,“你瞎说什么呢?”

  “我不是瞎说啊!我说的是实话!”

  “你给我滚出去!”

  王康指着门口的方向,刘小妹儿鼻子酸了一下,委屈万分。哭着跑出了王康家……

  石小花急的在他面前拍大腿,道,“你不要添乱了好不好?得罪了她,你这仕途就没希望了!”

  ……

  娜姐说,

  原来柳依依的父母都是老师,从小教育她要知书达理,没想到却造就了女儿一味忍让的脾气。柳依依的父母大老远赶过来,看到女儿活得如此惨兮兮,那心脏疼得都要裂开了。

  离婚肯定是他们家的态度了,不过看王康的态度好像还不想离婚,并且想要尽力挽回。柳依依和王康的婚姻,还有必要继续下去吗?要是王康就此改好,回头是岸了呢?

  大家发表一下你的观点!

  ————————未完待续————————

  我就知道你“在看”

  福利时间

  GIFT TIME

  参与话题互动

  『 参与《七年之痒》话题互动,留言+“在看”

  抽取3位精彩评论的粉丝送洁面泡沫 』

  宝宝们留言写起来哦!

  -留言评论-

  抽取3位粉丝送出

  WIS碳酸洁面泡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