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纳兰狂徒 > 内容详情

那一天,我拉开了窗帘

时间:2020-09-16来源:由仁义行网 -[收藏本文]

  有人说,当你爱一个人的时候,就会不自觉的为他着想,为他打算。

  有人说,是一种毒品,一旦陷进去就会越陷越深,无法自拔。

  我说,爱情由不得你。

  我的男友追了我三年,最后我答应了,却只相处了三个月。

  我是被他在圣诞送来的苹果所感动的。那天下雪了,正值圣诞,我本想着一人去逛街,却终是被那些手挽手的情侣刺伤了眼。况且圣诞时物价飞涨,我终是没有狠下心去买一个八元的小苹果来慰问一下我受伤的心灵。

  回到寝室后,他就打来了电话,“苏牧,你在哪?”我当时正在玩网游,正巧被boss送回了复活点,觉得没意思才关了电脑,他就打了电话过来,“在寝室,有什么事?”他笑着说:“快看窗口!”

  我拉开窗帘,看着眼前正在翻腾且在阳光照耀下异常显眼的灰尘,感受着阳光的温度,之后我便看着在纷纷大雪中,拼命向我挥手的他,“苏牧!我来给你送苹果了!”我的心猛地一颤,脸上似乎有液体滑过。

  每一段恋爱都会有一个开始,我从来没有想过我的恋爱是这样开始的。那天我平静的对他说:“做我的男朋友吧!”电话那头的他没有想到我会这么说,一怔,继而用包含着惊喜的声音对我说:“真……真的!?”得到我肯定后,大笑了起来,“太好了!”

  现在回想,只能用一句话来形容,每个人都有一段青涩的年纪。

  当那群有异性没人性的舍友回来,我边削着苹果边用最平静的声音宣布了这个消息,大伙没反应过来,‘哦’了一声,继而大叫,“天哪!小牧你居然弃暗投明了!”我那时才知道我原来才是寝室的珍稀动物。

  后来她们三聚到了一边,窃窃私语了一会儿,然后围住我说:“小牧呀!即使你得了绝症也不要想不开,我们不会嫌弃你的!”瞬间,我崩溃了。她们到底受言情小说毒害多深!于是我就当着他们的面把手里的小刀刺进了……

  放心,我怎么会杀人呢,我只不过把小刀刺进了苹果白嫩的果肉里,还顺便朝她们比划了一下而已。

 癫痫病医院哪家治疗好 第二天早上,他就来了,脸上带着两个黑眼圈。我发誓我当时狠狠的自责了一下,我的决定居然造成他们这么大的困扰。

  之后的几天我们相处的很好,至少我这么认为。

  我们第一次吵架是在寝室老大分手后。寝室老大姓秦,就不说名字了,她的男朋友是他的好朋友,事情的开始是因为秦老大发现她的男友在餐厅和另一个女孩纠缠不清。秦老大性情温吞,在目击了男友对那女孩的亲昵表现后,并没有像电视剧那样冲上去顺手给男友一个巴掌,就这样看着,还让我们调查了一下那个女孩。

  我的另一室友小三林(姓林,寝室排行第三)说出女孩身份的时候,彻底打破我对他们也许是兄妹的幻想。女孩是某私营企业总裁的女儿,没有哥哥,倒有个还在流鼻涕的弟弟。秦老大平静的给男友打了个电话,我们分手吧!我到那时才明白,秦老大稳坐老大位置不倒的原因,瞧瞧人家这气度。秦老大对我们说,“散了吧!该干嘛去,干嘛去!”秦老大一挥手,三小的一并退下了。

  秦老大灰常的不正常,这是我们三小的乘上厕所的机会一并讨论出来的结果。果然,秦老大到了晚上就出门了。等我们千辛万苦,甚至不惜动用小三林的美人计,总算打听出了秦老大的去处。(事实证明小三林排行老三是有原因的。)

  秦老大去的是一家酒吧,我们不一会就找到了烂醉如泥的秦老大。见我们来了,就抱着我们哭!我从来不知道秦老大有这样脆弱的一面。于是我们三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把秦老大带回寝室。秦老大的酒还没醒,一边哭一边骂着男友,我们也跟着骂,一时间寝室里多了一千五百只鸭子。等我们骂尽兴了,才发现秦老大早就睡着了……

  第二天,秦老大醒过来对我们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有你们真好!”

  可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秦老大的男友时不时打电话过来,无非说什么我错了之类的话,还说不是他的错,气得我们牙痒痒,狠不得拖鞋能穿越时空直接砸到他的脑袋。秦老大很彪悍的来了一句,“一双拖鞋二十五,你们不要,我拿出去卖了。”

  秦老大被烦的不行就换了个铃声,此后,我们每次打电话过去就会听到:“您好,你拨打的用户不在本服吃丙戊酸钠缓释片可以停吗务区,请您……”但也有个好处,这让我们真正意识到我们寝室彪悍的老大回来了。

  你有没有听过“祸水东移”,秦老大那个男友成功的从他的手里拿来了我的号码,幸好我有了先见之明安了个电话黑名单。但我却忘了他。

  当天晚上,他约我出去,对我说:“苏牧,xxx是我的好朋友,你就不要参合这件事了!”我当时差点没扔住抽他的冲动,“怎么,你以为是我教唆的?” 他有些急,“你知道的,xxx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也不想看到他这个样子……”他的话还没说完,“你有朋友,我就没有了吗?秦xx也是我的朋友!怎么xxx 到处摘花惹草,那不成还要秦xx给他擦屁股?”结果很显然,我们吵翻了。

  事后,我问她们,朋友和恋人打起来了,你帮那个?

  秦老大用一种很诡异目光看了我一眼,说:“你是在考验我的智商吗?”

  小三林毫不犹豫的说:“恋人。”一阵嘘声,她反问道:“我男朋友再强悍,强悍的过你们吗?”说完还很狗腿的替秦老大捏了捏肩,“老大,我说的对吧!”

  小师妹一阵犹豫后,艰难得说:“男的朋友还是女的朋友,如果是男的……我……我放手……”

  在这里隆重介绍一下小师妹,小师妹姓周,一头秀发,一米六的个子,笑起来的时候脸上有两个很深的酒窝,带着一副宽框黑边眼镜,仔细想象一下,多么一甜美可人的小姑娘!俗话说的好,知人知面不知心。我一开始就被她甜美的外表所蒙蔽,天知道这女孩竟然是一匹资深耽美狼!

  每次和她上街回来后,她都会拉着你的手说:“你看到了没有,那个正太还有那个大叔,是不是很配!我说……”

  我俩吵架后的几天,他来找我向我道歉,并承诺不插手林老大和xxx的事。很快我们的关系回到了从前。

  两个人一起吃饭,一起逛街,一起旷课去看电影。

  有一回,我们一起在天台上看星星,他指着天空对我:“看,那是处女座!你是处女座的,我正好是天蝎座,我查过,天蝎处子是绝配!”

  我笑着问他:“如果我不是处女座癫痫病什么药能控制,你是不是就不会追求我了?”

  他一脸严肃的说:“天蝎座不会轻易喜欢一个人,如果喜欢一个人就会喜欢到底!哪怕我遇到另一个处女座,我喜欢的还是你!苏牧,相信我!”

  一个月后,发生一件我怎么都没有想到的事。

  何釉来了。何釉是他的前女友,据说是他的青梅竹马,后来因为身体原因出国治疗了,两人也就没有来往。

  他一直没有告诉我关于何釉的事情,后来我听说他以前的同学开了一个同学会,为了欢迎何釉的归来,他也去了。等我知道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八点了。在之前,他却从没提过。

  我拨通了他的电话,“你在那里?”那边有一些吵闹,接电话的是一个女孩,声音很清脆,“你好!你是?”我很平静的说:“我找xxx。”电话那头的女孩微微一怔,再后来接电话的就是他了。

  他的声音有些慌张,“苏牧,我……”

  “你在那里?”

  “我……”

  之后,我挂掉了电话。

  再次见到他的时候,他正在和一个女孩说笑。看见我时,明显愣了一下。那是我脑子里有一百种情敌见面的法方,最后选择了最文静的一种,“你好,我叫苏牧。”

  那女孩显然没想到我会走过来,一怔后,笑着对我说:“你好,我叫何釉。”听到她声音的时候,我就认出了她,那个接电话的女孩。

  他沉默了一阵,后来拉起了何釉的手,对我说:“苏牧,这是我的女朋友。”

  我扫了他们一眼,与他们擦肩而过,泪却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浑浑噩噩的回到了宿舍,秦老大去上课了,小三林去约会了,小师妹正在看杂志。不知道为什么,我觉的好累,就想这么睡过去,一觉不醒。你说人活在世上,这么能像我一样窝囊呢?我怎么会没有勇气冲上去质问他呢?怎么会这么懦弱呢?

  的确,当你把一整颗心交给另一个人的时候,就要有被摔碎的准备。

  我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秦老大坐在一边。“以后,不要出去淋羊角风的早期症状?雨。要不是小师妹发现的早,你早烧糊涂了。”

  原来那冰凉的感觉不是我的泪啊……原来我发烧了啊……那只是个梦对不对……只是个梦吧。

  不一会儿,我又睡了过去。

  在医院呆了两三天,之后就会宿舍了。之后,我的电话终于响了,显示的是他的号码。“苏牧,你没事吧……我听说你发烧了。”我淡淡的应了声,“我没事,好多了。”电话那头的他一阵沉默,我也安静的等着,久到我都忘记了电话那头还有他。

  之后,他说:“我们从小关系很好……何釉她从小身体不好,这次回国就是因为我。她一直以来都喜欢我,我们的也同意我们的事。对不起,苏牧……”之后便是一阵忙音。他挂断了电话。我就一直坐在地上,抱着我的手机,望着那厚重的窗帘。

  就想着,那天我要是没有来开窗帘,该有多好!可是我拉开了,我清晰的记得那天扬在空气中的飞尘,它们恣意的飞舞着;那天耀眼的阳光,照耀到脸上的那样炙热的温度;那天雪是那么的洁白,那么的动人心魄……那么的美……

  后来,秦老大她们过来安慰我,我抱着她哭。

  在那一瞬间,我就想起了秦老大的话,“有你们真好。”

  秦老大,小三林,小师妹,有你们真好……

  之后,我经常听说他和何釉的事。

  之后,我听说他们要结婚了,

  再之后,就没有之后了。

  其实,我们早在之前的之前就没有之后了。不是吗?

  每天早晨,我依旧拉开那厚重的窗帘,仍会看见飞扬的灰尘,仍会感受到阳光照到脸上的温度,也仍会看见地上的积雪。

  但这已经不重要了。不是吗?

  虽然,那一天我拉开了窗帘……

韩历文学网 www.hanliwx.com